緊握大灣區發展機遇 保險業開放前景美好

經過近四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正深度融入世界經濟環境之中。如今,對外開放限制進一步“松綁”,海外企業加速進入中國,中國的企業也不斷“走出去”。金融業的改革與開放正向縱深發展,保險業作為其中的參與者,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等重大國家戰略上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也正在實現自身價值的提升。

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上,外資企業在三年后可以獨資身份進入國內人身險市場等一系列金融對外開放政策釋放出大于預期的力度。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我國對外開放的前沿,或將最早面臨這一市場格局變化。

應該說,粵港澳大灣區的形成,是近四十年改革開放積累的結果,是中國社會由政策開放走向制度開放的自然選擇,也是由外向經濟走向開放經濟的必然路徑。

2017年兩會上,粵港澳大灣區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為港澳發展指明了方向;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進一步提出要“出臺實施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全面推進內地同香港、澳門互利合作。”這預示著相關部門將公布具體的大灣區發展規劃,并且將有實質項目出臺。

粵港澳大灣區由“9+2”城市群組成,定位為國際航運中心、貿易中心、金融中心、全球科技創新中心和全球先進制造業基地。大灣區金融核心圈優勢明顯,匯聚全球眾多銀行、保險、證券、風投基金等跨國金融巨頭;城市群分工明確,涵蓋金融核心圈、優質生活圈、度假旅游服務、密集型產業帶、“一帶一路”產業鏈、生態環保產業園等領域。產業分布多元、風險覆蓋分散,為保險業提供了多方位、立體化的風險管理機遇。

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中,財險公司在服務實體經濟上大有可為。車險方面,“一小時經濟圈”的打造使兩岸三地多城的乘用車、貨車、特種車等投保需求激增。企財工程險方面,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將會帶動區域工程量激增,港口、物流、航運、高速公路等交通基礎設施投資項目落地,將推動工程類風險管理需求加速上升。責信險方面,政府是推動大灣區建設的關鍵保障,中小微企業則是激發灣區活力的重要動力。財險公司應主動參與社會管理,助力政府職能轉換,為社會風險管理提供一攬子風險解決方案。做好出口信用類業務,服務好中國企業“走出去”和“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同時,積極為小微企業提供履約保證保險等業務,通過政銀保等模式實現多方共贏。

除財產險外,人身保險產品、保險資金運用、國際航運保險中心和再保險中心建設、巨災債券、保險科技等領域也成為內地險企“入局”粵港澳大灣區的主要發展領域。

就目前情況來看,部分險企對于把握“大灣區”發展機遇早已有所規劃布局,復星聯合健康保險公司和粵電財產自保公司“落戶”粵港澳大灣區,并已獲批開業。廣東保監局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保險資金在廣東累計投資超過8000億元,重點投向“大灣區”基礎設施、現代產業和重大項目。

香港一直是境內企業“走出去”的踏腳石,實際上建立大灣區的目的之一,還有希望香港與內地的保險業能夠更好地互融共通。近年來,不少內地的中產階級人士選擇赴港購買重疾險、分紅型壽險等產品。就產品設計、理賠等方面來看,香港保險的保障范圍和保障條件更具優勢,針對性也更強。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友邦香港區域執行總裁容永祺就建議允許香港壽險公司以試行方式在粵港澳大灣區設立服務中心,為已購買香港保險產品的內地居民提供服務,并為內地保險公司的管理和營運提供參考。加大保險業的對外開放,無疑將推動中國內地保險業實現質的飛躍。

粵港澳大灣區是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門戶,保險業務發展可以在粵港澳大灣區揚帆,進而遠航于“一帶一路”沿線,乃至更大的區域。在此過程中,保險公司自身的產品創新與風險防控能力也會得到迅猛提升。

新一輪的金融改革將會使中國成為世界經濟的引領者,在這這段進程中,一方面我國在適應傳統國際貿易的新規則;另一方面我國希望通過自貿區和大灣區的建設,創新國際政治經濟交往的新規則,成為這些規則的制定者和引領者。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hnganglong.com/bagua/3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