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巴黎不快樂分集劇情介紹(1-30集)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1集劇情介紹

佟卓堯半路拋下阮曼君 戴靖杰兩次出手幫曼君

自佟卓堯從父親佟海振處接手公司后,佟氏集團便在短短半年內迅速擴張,成為行業的龍頭老大,而這樣快的發展速度顯然引起了競爭者的不滿。很快,佟氏旗下的博雅公司就發生了財務問題,其直接負責人陳福被法院判處巨額罰款,宣判當日,陳福就因忍受不住壓力而當場死亡,而這血腥的一幕全被佟卓堯看見。為了給從小陪伴在自己身邊的陳福夫妻報仇,他四處打聽那場冤案的罪魁禍首,并一路追尋到巴黎。這日,佟母突然打來電話,并讓他參加競爭對手馮伯文的婚禮。與此同時,身在巴黎留學的法學系學生阮曼君也從好友多多處得知了馮伯文即將結婚的消息,事實上,馮伯文正是阮曼君的前男友,當年,他們曾有過一段甜蜜的歲月,卻不想轉身他就另娶他人。

不久后,曼君便啟程返回了上海,并在馮伯文的婚禮上質問他為何要欺騙自己,企料馮伯文對于曼君的質問一副置若罔聞的樣子,反倒準備用一筆錢打發曼君。看著眼前這般冷漠的馮伯文和他高傲的未婚妻,曼君的心里就是說不出的苦楚,并準備直接離開,企料轉身時會撞到同在婚禮的佟卓堯。一時間,曼君想迅速逃離的愿望就被打破。可不想接下來,佟卓堯還會直接驅車將曼君帶走,可令人感慨的是,佟卓堯并非是出于好心,而是他一眼便認出了曼君是當年法庭上指控陳福的證人,為了羞辱曼君,他才會如此,并在半道上將曼君扔下,讓本就情緒崩潰的曼君更加走投無路。幸運的是,剛被外公鐘利濤叫回國的鐘氏集團接班人戴靖杰發現了曼君,并好心的將她帶回了酒店,才讓曼君減少了些許痛苦。

這邊,佟母正在語重心長的勸說佟卓堯和宏葉集團的千金潔白聯姻,可佟卓堯卻依然堅定的拒絕了,并表明他只是將潔白當做妹妹,全然沒有半分男女之意。眼見佟卓堯這般模樣,佟母就氣不打一處來,并將所有的過錯歸結于歐菲身上。原來,歐菲曾是佟卓堯最心愛的女人,可最終卻貪慕虛榮的拿著佟母的錢離開了他的世界,可即便如此,佟卓堯還是很難放下歐菲。

另一邊,多多已經接到了落魄的曼君,并告訴她當年的陳福很可能是被冤枉,如今他已不在人世,聽著這些話,曼君的思緒又似乎回到了當年,那時,身為男友的馮伯文曾讓她在法庭上指證陳福,雖然自己也曾為馮伯文提供的證據質疑過,可最終還是沒有多想,并在出庭后就被送去了巴黎,從此對國內的消息一無所知,若非多多的告知,恐怕此刻她還蒙在鼓里。為了查清當年的真相,曼君便準備找到當年參與案子的沈律師,企料還未找到就被馮伯文攔住,并勸說曼君可以放棄這些執念。若如此,他還會一如既往的繼續資助她在巴黎上學。眼見馮伯文這般冷漠,阮曼君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疼,并一臉堅毅的告訴馮伯文,學費和生活費都是她一筆筆賺的,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就一筆勾銷,所以陳福一事,她絕不會就此罷休,她一定會查清當年自己所做的證詞是否是偽證。說完這話后,曼君就滿臉淚水的離開了,可她的腦海里還是馮伯文的影子,她知道,當年若不是他將自己這個孤兒從小漁村帶出來,她的人生絕不會是現在這樣精彩,可事到如今,他們之間的情分全都是過去了。

和馮伯文說完這番話后,落魄的曼君便淚流滿面的來到了汽車站,打算重返小漁村,企料還沒啟程就因為悲傷過度而倒在了地上,幸虧戴靖杰救下送到醫院,并將多多叫來才幸免于難。原來,戴靖杰從小就長在漁村,一直是被善良的養父母帶大,這次都是為了給去世已久的養父母掃墓,哪里想會再次碰見曼君,可遺憾的是,昏迷的曼君并不知道戴靖杰對自己的幫助。

很快,曼君的身體就恢復如初,為了讓曼君重整旗鼓,多多當即將曼君帶來了一個高級會所參。燈紅酒綠的會館里,多多一直在給曼君介紹各色各樣的優秀男子,可曼君卻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絲毫沒有要談情說愛的意思,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與此同時,佟卓堯也和發小正銘來到了這家會所,而佟卓堯的出現一瞬間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可佟卓堯卻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曼君,并與身旁銀豐集團的梁總打賭,看他是否能約到曼君,企料曼君會絲毫不顧及梁總的身份,轉身便離開了,尋到了另一處靜謐地。

緊接著,佟卓堯也尾隨而來,并嘲諷起曼君故作清高,實則要來傍大款的心機。聽著這番冷言冷語,曼君并不惱,反倒可憐起佟卓堯的自以為是,并直接轉身離開了。可沒過多久,醉酒的曼君就被梁總纏上,并和他產生了一場沖突,不幸的是,佟卓堯也一并出現,還拿出一張無限刷的銀行卡來繼續羞辱曼君,企料曼君會毫不留情的將卡扔在水里,并當眾將水潑到了佟卓堯的臉上以此反擊,而這樣激烈的舉動顯然讓一旁的多多憂心不已,幸運的是,佟卓堯并沒有找曼君麻煩。第二日,佟卓堯便得知了多加供貨商拒絕給他們供貨的消息,要知道佟氏與銀豐合作的成敗就在此一舉,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一定是有人搞鬼,而事實上,這事的確是戴靖杰所為。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2集劇情介紹

馮伯文發動網絡黑曼君 阮曼君終被佟卓堯錄用

曼君再次主動打電話給沈律師,想要了解陳福案子的真相,卻不想沈律師一聽說這事就匆忙掛斷了電話,讓曼君只能暫時作罷,轉而去尋找新工作,以此在國內生存下去。可令曼君萬萬沒想到的是,她做偽證導致陳福死亡一事會在一夜間傳遍網絡,而她因此成為了眾人鄙夷的對象,連同被多加單位錄用,而這一切都是馮伯文所為。為了解決這件事,多多特意尋上了正銘,希望他可以出手相助,可令人無奈的是,正銘對此也無可奈何。

與此同時,佟母和佟卓堯正在佟海振的墓地,期間,佟母一直擔憂的問起佟卓堯銀豐的案子,害怕鐘氏會橫插一腳,而佟母這般事無巨細插手公司的行為顯然讓佟卓堯有些不快,并轉身就走。事實上,佟母并非不相信佟卓堯的能力,可是只要涉及鐘氏,她的心就無法平靜,而這一切都與戴靖杰的母親鐘雯脫不了關系。

這邊,被網絡惡言抨擊的體無完膚的曼君并沒有放棄尋找工作,而是重新打起了精神來到了銀豐面試,卻不想面試官會是老對頭崔姐。原來,當初曼君和崔姐曾在一家公司工作,可期間,崔姐卻利欲熏心的販賣客戶資料,而這一切都被曼君撞破,崔姐也因此被辭退,正因如此,崔姐和曼君的關系一直勢同水火,這次的面試也不過是崔姐想要羞辱曼君的機會。可遺憾的是,曼君并沒有給她這個機會,依舊一臉的高傲,絲毫不將她放在眼里。

緊接著,佯裝堅強的曼君就步履匆匆的打算逃離這里,卻不想會再次莽撞的撞到人,而這人正是來到銀豐想要和梁立安談公事的佟卓堯。可還沒等佟卓堯說些什么,記仇的梁立安就出言侮辱起曼君,而一旁的佟卓堯也趁機火上澆油,意指曼君不過是個為了金錢可以背叛自己良心的小人。一瞬間,被冤枉的曼君心中就一片悲涼,可她還是鼓足了勇氣,并指責起佟卓堯的沒教養。說完這話后,曼君才忍痛離開,可她并不知道,自己剛才那番言辭會觸動佟卓堯,讓他對自己有所改觀,可即便如此,佟卓堯對她的恨意也沒有消失,并打算將曼君錄用進自己的公司,從而讓她的狐貍尾巴徹底露出來。

離開銀豐后,曼君就一個人失落的在大街上游蕩,卻不想天空還會不作美的下起大雨,讓曼君更加狼狽起來。就在這時,戴靖杰突然撐著傘出現,讓曼君孤寂的心有了暫時的依靠,也對這個出手相助的陌生人有了些許好感,和他成為了朋友。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下一秒她就接到了被佟氏錄用的電話,而這一切都來的很不可思議,直覺告訴曼君,這很可能是多多的幫助。緊接著,曼君就和戴靖杰分別,并找到多多詢問情況,這才得知,多多為了自己曾找過正銘幫忙,而如今自己被錄用很可能也是因為此。雖然有些不情愿,可如今的窘境卻讓曼君不得不低頭,并來到佟氏工作。

這邊,戴靖杰已經通過掌握梁立安的風流韻事而將妻管嚴的他牢牢把握在手中,從而從佟氏手中搶到了銀豐的合作案。眼見戴靖杰這般能干,鐘立濤就十分歡喜,并打算按照心腹林叔的建議將戴靖杰提報為公司副總。卻不想戴靖杰會一口回絕,因為他并不愿意依靠家族的力量,而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徹底打敗佟卓堯。另一邊,梁立安已經利用合同的失誤婉拒了與佟氏的合作。眼見梁立安這般故意挑刺的行為,佟卓堯心里就更加不悅,可與此同時,他也知曉,這一切肯定是鐘氏在里面搗鬼。

不久后,佟卓堯就回到了公司和法務部開會,并打算將致使合同失誤的員工辭退,一旁的曼君見狀顯然有些不悅,并為這個同事爭辯起來,可對自己偏見極大的佟卓堯卻絲毫沒有聽進去曼君的勸說,而是再次侮辱起曼君的人格。與此同時,戴靖杰正故意開著豪車不顧外公的勸阻來到佟氏的門外等候曼君,而這一幕剛好被佟卓堯看見,對曼君拜金的偏見也更加深厚起來。緊接著,曼君就心無防備的和戴靖杰抱怨起自己在公司被佟卓堯針對的事情,可曼君不知道的是,戴靖杰一回家就在網上搜索起自己,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另一邊,佟母又開始和佟卓堯談論起和潔白的婚事,希望他可以為了公司妥協,可佟卓堯的態度還是一如既往地抗拒,要知道,自己的姐姐也曾經被這樣的理由嫁給劉頌,而今他卻不愿重蹈覆轍,只想憑自己的努力繼續壯大佟氏。

一席終了后,佟卓堯就來到了公司,卻不想剛好撞見曼君在看博亞合同的樣子,而這顯然讓佟卓堯很不滿,并將矛頭指向曼君的上司徐經理。為了不讓徐經理被自己拖累,曼君當即決定辭職,哪里想佟卓堯會以自己很可能偷走公司機密的借口繼續侮辱曼君。眼見佟卓堯這般偏執,曼君就氣不打一處來,并再次質疑起佟卓堯對自己的誣陷。可下一秒,佟卓堯的臉色就變得不好看起來,并直接將曼君帶到了陳福夫妻的墓地。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3集劇情介紹

曼君離職佟氏當外賣員 佟卓堯終得知誤會曼君

望著眼前陳福夫妻的墓地,曼君的心就漸漸慚愧起來,并失態的坐在地上大哭,她知道,當初的事情無論是否是自己有心為之,陳福夫妻都是因為她而死,她終究逃不過良心的譴責,能做的不過是一遍遍的在陳福夫妻墓地前懺悔,并承諾會還他們一個清白。看著曼君這番模樣,佟卓堯依舊覺得這一切不過是曼君的裝腔作勢,要知道,他從小就是被陳福夫妻陪伴長大的,他們是這世界上唯一理解自己的人,可這樣的幸福卻被曼君一手毀掉。說完這番話后,佟卓堯就離開了,而曼君的回憶也一瞬間回到了當年,若那時自己沒有相信馮伯文的謊言,沒有匆匆來到巴黎,那么一切是否會不一樣?

這邊,佟卓堯已經回到了公司,并從秘書季東處得知博亞的合同并非是曼君私拿,而是前任離職時無疑落下的,可即使如此,佟卓堯對曼君的偏見依舊沒有消退。與此同時,失落的曼君正不自覺的走到了一處餐廳外,并成功的應聘上了這家店的外賣員。就在這時,多多突然打來電話想將曼君約出來,原來,多多一直對曼君被離職的事情很是氣惱,所以才會特地讓正銘約來佟卓堯解釋,卻不想曼君會這般固執,絲毫不愿意出席。

不久后,佟卓堯就抵達了和正銘約定的地點,卻不想佟母會鍥而不舍的給自己打電話,一副一定要讓自己去見剛回國的潔白的樣子,可遺憾的是,佟卓堯還是一如既往的固執。電話掛斷不久后,多多才姍姍來遲,并開門見山的指責起佟卓堯的所作所為。原來,當初曼君一直在為陳福死亡的事情而愧疚,甚至到了巴黎也是如此,為了彌補這種愧疚,她才會每周末去教堂為陳福祈禱,甚至因此對法庭產生陰影,一個夢想成為律師的人也因此失掉了追夢的機會。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殫精竭慮的想要給陳福昭雪,而正因如此,她才會被馮伯文針對,成為網絡“紅人”,甚至連工作都找不到。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該歸罪于馮伯文,而非被利用的曼君。

一席終了后,佟卓堯就驅車離開了,卻不想會剛好看見曼君送餐的樣子,一瞬間,多多的話又再次涌上心頭,他對馮伯文的懷疑也日益加深。緊接著,佟卓堯就從季東處得知,馮伯文正借著度蜜月的借口前往馬來西亞,并約見了不少鋼材供應商,而這些人都是商場的頭號黑名單,這也就說明,馮伯文的確不如看上去那般簡單,而自己也打算繼續拖延和他接下來的合作。

處理完所有事情后,佟卓堯就故意點了曼君上班處的披薩,雖然不太情愿,可剛入職的曼君卻無力拒絕,只能硬著頭皮來到了佟氏大樓。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自己會如此心慌意亂,竟不小心將飲料潑到了佟卓堯的桌子上。而佟卓堯也再次挖苦起曼君的工作能力,讓曼君的心里更加不好受起來,并直接轉身離開,可曼君不知道的是,等到他離開后,佟卓堯會悉心的擦拭起自己那份被打濕的簡歷。

緊接著,佟父的老朋友,正清事務所的程叔就來訪談合作。期間,程叔不小心瞥到了曼君的簡介,并直言,他并不相信曼君是那種會為了小恩小惠而放棄良知的小人,因為以她的能力遲早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律師。原來,曼君曾做過程叔的助手,并協助他完成了一個極其復雜的官司,而程叔也因此想將曼君留在自己的事務所,誰想曼君會為了幫男友發展公司而拒絕自己,甚至交了司法考試的白卷,從此離律師的夢想越來越遠。

聽完程叔說完這番話后,佟卓堯對曼君的看法顯然漸漸改變起來,并驅車一路跟著送外賣的曼君,哪里想會看到曼君被一旁的汽車逼倒在地上的場景,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那汽車的主人正是馮伯文。眼見曼君跌倒在地上的狼狽模樣,馮伯文就忍不住心疼起來,并直言自己依舊愛她,所以只要曼君可以放棄陳福的案子,他們就可以回到從前,自己也會繼續聘用她。可遺憾的是,曼君依舊倔強無比,絲毫沒有半分要妥協的樣子,甚至將馮伯文拿出來的銀行卡直接扔了回去,轉而忍著腳上的傷痛緩慢的在路上走上。而這一幕全被佟卓堯撞見,對曼君也忍不住心疼起來,并下車想要幫助曼君,可固執的曼君卻直接回絕了佟卓堯的好意。

不久后,佟卓堯就再次找上了季東,并讓他去徹查曼君在巴黎的事情,這才得知,曼君一直品學兼優,因為馮伯文的突然結婚才會跟巴黎的學校提出休學申請,可學校并沒有同意,反而希望曼君繼續學業,可由于之后曼君的遲遲不歸才會徹底被學校開除,而這種種都說明,若曼君早些回去,那么如今就不會深陷囹圄,而她想為陳福翻案的想法也很可能是真心的。

一想到這些,佟卓堯的心就漸漸愧疚起來,并主動尋到曼君,并直接將她帶走,雖然很不情愿,可佟卓堯的強制行為卻讓曼君不得不從。不久后,兩人就抵達了馮伯文的屋外。看著屋內馮伯文和他妻子甜蜜相擁的樣子,曼君的心就忍不住抽痛起來,并打算直接離開。可佟卓堯卻不允許曼君這般懦弱,而是希望她可以親自找馮伯文討回公道,可曼君卻依舊遲疑,因為她知曉,無論自己現在做什么,已經發生的事情都無力改變,陳福夫妻都不會復活。聽到這話,佟卓堯的心顯然更加不好受,可如今他也不能再強迫曼君。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4集劇情介紹

佟卓堯拿回銀豐合作 曼君被卓堯另類關心

正當曼君和佟卓堯在屋外爭吵時,馮伯文卻還在和新婚妻子你儂我儂,并希望妻子可以將她手中的股份讓渡給自己,可她卻一直百般推脫,讓馮伯文不得不暫時作罷。與此同時,潔白正帶著許多保養品來看望生病的佟母,佟母見狀自是十分歡喜,并在言辭里表達了對她的滿意,一副已經將潔白看做媳婦的樣子,還一口應下幫她進入佟氏工作的要求。

這邊,佟卓堯已經得知了梁立安是被鐘氏拿住了把柄才會臨時反悔合同的事情,為了重新挽回敗局,佟卓堯特地找季東p了一組梁立安和情婦上街圖片傳給他,以此威脅,而梁立安也終于在左右搖擺不定下做出了決定,并選擇繼續和佟氏合作。

很快,鐘立濤就得知了這件事情,并因此對過于莽撞的戴靖杰有些失望,希望他可以穩扎穩打,不要過于冒進。對于外公的指責,戴靖杰只能默默接受,可與此同時,他也作勢要查出佟卓堯是如何挽回敗局的。

另一邊,多多正在心疼因為外賣而傷痕累累的曼君,希望她可以暫時停下這個工作,并表明自己會一直照顧她。聽到這話,曼君顯然有些驚訝,并問起多多為何這般閑,這才得知,多多的男友正銘如今回加拿大去看父母了,而身為無業游民的她也因此突然閑了下來。說完這些話后,曼君便再次出門不辭辛苦的開始送外賣,卻不想會再次撞見佟卓堯。眼見曼君帶病上班的樣子,佟卓堯就隱隱有些心疼,并好心關懷,可曼君還是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樣子,絲毫不領情。

眼見曼君這般固執,佟卓堯就難免氣惱,并故意讓季東去曼君的店里點大量的外賣,還特地囑咐讓曼君送餐。雖然有些不滿,可曼君還是不得不前往送餐,并因此無法赴約來找她的戴靖杰,企料季東還故意讓自己將餐食親手送到佟卓堯手上。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佟卓堯的桌子上還有一份冬瓜排骨湯,更令人費解的是,佟卓堯非要自己喝下這湯,為了順利拿到送餐費,曼君只能忍住怒氣,一口喝下了眼前的湯。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佟卓堯接連幾天都會點自家的披薩,而她也只能硬著頭皮前往,一次次喝下那一碗碗的湯。事實上,佟卓堯并非故意惡整曼君,而是為了曼君的傷勢著想,這才會故意承包下她所有的外賣。雖然明白佟卓堯是在關心自己,可曼君還是為他干涉自己的行為感到很不愉悅,并屢次和佟卓堯爭執起來。

這日,佟母突然來訪,并對所有員工都在吃披薩的現象感到很奇怪,可此時的她卻沒有多想,只是一心想將潔白安插在佟卓堯身邊工作。眼見母親這般強勢,佟卓堯暫時也只能以靜制動,并主動將潔白約出來,一瞬間,本就對佟卓堯心儀的潔白就開心的不知所以,并馬不停蹄的趕來了約會的地點。事實上,佟卓堯此行都是為了讓潔白打消進佟氏的想法,雖然不愿,可潔白還是點頭應允了。

與此同時,戴靖杰特地來到了披薩店尋曼君,還特地好心的陪她去佟氏送外賣,可此時的曼君卻不知道,戴靖杰趁她不注意時拍下了佟卓堯桌面上博亞合同的照片,并在這之后匆忙離開。不久后,佟卓堯才重新返回辦公室,而曼君也再次懇求佟卓堯不要再為難自己,點這家店的披薩。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向來難纏的佟卓堯會一口應下,只要求暫時借用她送餐的電動車,還特地在車上手繪了一個可愛的卡通圖案。對于佟卓堯的暖心舉動,曼君顯然很是感激,連帶著對佟卓堯的印象也漸漸好轉。

這日,馮伯文終于忍不住上門主動找佟卓堯,希望可以早日完成博亞的合作案,可佟卓堯卻依舊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并打算之后再約時間繼續商談這件事,事實上,佟卓堯的猶豫都是因為馮伯文聯系的供應商全是黑市的原因。與此同時,鐘立濤正在和林叔商討有關博亞合同的事情,原來,佟卓堯桌面上的合同是他們偽造的,而他們此舉都是為了給過于冒進的戴靖杰一個教訓,可令鐘立濤沒有料到的是,戴靖杰很快就意識到了這點。

商場里,正在血拼的多多卻恰巧撞見了戴靖杰,并對他之前幫助曼君的行為表示感謝,除此外還希望他可以出席今晚曼君的生日。聽到這話的一瞬間,戴靖杰顯然有些驚訝,仔細思索下,戴靖杰最終打算請兩人吃飯,而高興的多多也一口應下,可此時的多多并不知道,戴靖杰和曼君早就相識,而曼君也不知曉,那天送自己去醫院的好心人正是戴靖杰。與此同時,佟母正一意孤行的應下了明晚和葉志宏父女吃飯的飯局,讓佟卓堯苦惱不已。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5集劇情介紹

卓堯給曼君慶生 與靖杰再次錯過

及至夜深,曼君才送完最后一單,卻不想老板會臨時讓自己繼續加班,而她也不得以推著突然沒電的電瓶車艱難的前行著。就在這時,佟卓堯卻突然出現,并直接將曼君的送餐包拿到了車上,并好心的將曼君送去了送餐的地點。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這個送餐地點正是佟卓堯的家,而這一切都是佟卓堯故意所為。一瞬間,曼君就氣不打一處來,企料佟卓堯會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還以身上沒帶錢為由讓曼君不得不進屋。可下一秒,屋內的燈光就突然暗了下來,而眼前的佟卓堯也不知從何處變出了一個生日蛋糕,并表明自己會允許她重返佟氏。一時間,曼君顯然有些感動,并含淚吹滅了眼前的蠟燭,可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打算回到佟氏上班。

緊接著,佟卓堯還拿出準備好的零錢,可令曼君沒想到的是,這會是一堆硬幣。事實上,佟卓堯此舉只不過是為了挽留住曼君,希望她可以重返佟氏,至于陳福的案子,他也想遵照福媽的遺愿不再追究。雖然對此很是感動,可曼君還是不希望和佟卓堯再有任何牽連,并打算在喝下一杯酒當做感謝后就轉身離開了。

與此同時,多多正在和正銘說起自己想要撮合曼君和戴靖杰的打算,一副奸詐無比的樣子,還打算故意失約,以此讓曼君和戴靖杰獨處。而此時的戴靖杰正帶著買好的禮物一臉期待的在餐廳等待曼君,可遺憾的是,曼君的手機一直無法撥通,而他也因此和曼君失之交臂。事實上,此時的曼君正在佟卓堯的家里,昨晚,那一杯終了后,曼君和佟卓堯就醉的不省人事,并同床共枕一夜。等到天亮,曼君才發現這場荒唐事,并趕緊起身,哪里想佟卓堯會在此刻醒來,并在迷蒙中喊著自己歐菲,一時間,曼君就更加惱火起來,并轉身離開。

望著曼君離去的背影,佟卓堯卻突然有些失落起來,昨晚,醉酒后的曼君一直在本子上畫著自己的卡通形象,一副和往常不一樣的溫順模樣,而那般溫柔的模樣忍不住讓佟卓堯動起心來,并稱曼君為“小漫畫”,自己則為“疼先生”,除此外,他還特地拿出干凈的衣物給將衣服弄臟曼君換上,而這一切的美好似乎都隨著天亮而消散了。與此同時,戴靖杰還在回憶著自己昨晚等候曼君的那種期待心情,甚至因此失笑起來。

這邊,曼君正在街上閑逛著,并在一個漁村樣子的拼圖前久久駐足,一副傷心不已的樣子。原來,這幅畫像極了曼君長大的小漁村,而曼君的思緒也因此回到了小時候,那時自己曾和所有的小朋友一樣擁有一個美好的童年,可所有的美好都在父母出海喪生后消散了。久久,曼君才回過神來,卻不想佟卓堯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可曼君卻沒有多說一句只是轉身離卡了。可此時的曼君卻并不知道,店里正站著戴靖杰,而他也一直在關注自己,并在自己離開后就買下了這副拼圖。

緊接著,佟卓堯也走進了這家店,并希望以高價從戴靖杰手中買回這副拼圖,可遺憾的是,戴靖杰絲毫沒有要退讓的意思,甚至在言辭間鋒利無比,一副和自己有深仇大恨的樣子。就在這時,路過的佟母突然出現,并制止了佟卓堯的胡鬧,還在之后徑直坐上了佟卓堯的車,想要以此威脅佟卓堯去赴約。眼見母親這般固執,佟卓堯就惱火不已,并表明自己對待潔白就如同妹妹般。聽到這番話,佟母就更加不悅,并表明只有門當戶對才會有真正的愛情。卻不想佟卓堯會以佟父移情別戀鐘雯的舊事來反駁,讓佟母一時心如刀割。說完這話,佟卓堯才驚覺自己的不當,并轉而軟下態度的表明自己會參加今晚的約會。

另一邊,戴靖杰正準備帶著那副拼圖去找曼君,卻不想會突然接到外公催促自己回去和他過生日的電話,而他也只能暫時作罷此事,并帶著拼圖離開了。此刻,多多正在詢問曼君昨晚的夜不歸宿的原因,可曼君卻顯得心慌無比,只是匆忙的轉身逃開。餐廳里,葉家父女正和佟母相談甚歡,并在期間商談起二人的婚事,可佟卓堯卻在聽到這話的一瞬間就變了臉色,并趕緊轉移了話題。

與此同時,戴靖杰已經回到了住所,并告訴外公自己今天偶遇佟母的事情,聽到這話,鐘立濤難免有些驚訝,并再次提醒戴靖杰不要過于沖動。說完這話后,戴靖杰就搬到了新住所,并獨自在里面一遍遍的排練著送曼君禮物的場景,一副情竇初開的可愛模樣。

如若巴黎不快樂第6集劇情介紹

曼君赴約戴靖杰 佟卓堯苦等一夜

馮伯文的住所里,他的妻子正在對馮伯文還留著曼君的照片而大發雷霆,并要求馮伯文跪下給自己認錯,一副凌厲無比的模樣。事實上,她一早就猜到馮伯文對曼君還有舊情,之所以這般愛護自己也不過是為了博亞的股份,可即使如此,她還是很愛馮伯文,并打算用手中的權利和從前幫他的舊事一直將他綁在自己身邊。可她卻不會想到,自己的強勢很可能會將馮伯文越推越遠。

與此同時,佟卓堯正和潔白在江邊散步,回憶著兩人青梅竹馬的過去,一副歲月靜好的模樣。可期間,佟卓堯卻一直在隱約的告訴潔白他無心兩人的婚事,雖然佟卓堯說的隱秘,可潔白卻很快察覺,并一臉溫柔的告訴佟卓堯,她絕不會強迫他,可佟卓堯不知道的是,潔白所言不過是在強撐。不久后,潔白才一臉悶悶不樂的回到家里,葉志宏見狀難免心疼,并希望女兒不要過于執著,可無奈的是,潔白的心意是那般的堅決。

這邊,多多為了彌補那天和曼君雙雙失約戴靖杰的事情特地重新邀約他,聽到電話里的這番話后,戴靖杰就高興的不知所以,并隱隱期待著明晚的約會。可此時的曼君滿腦子都是和佟卓堯相處的一幕幕,并因此輾轉難眠。而此刻的佟卓堯正再次返回那家拼圖店,并買下了一些其他東西,一副神秘無比的樣子。

另一邊,馮伯文再次造訪佟氏,希望可以談下博亞的合作案,企料季東會表明佟卓堯會不在公司。一時間,馮伯文顯然有些惱火,并對佟卓堯屢次三番的玩弄感到很不滿,可即便如此,他也只能氣急敗壞的離開。緊接著,季東就將這件事告知了佟卓堯,并按照佟卓堯的命令繼續調查馮伯文的情況。

披薩店中,本要下班的曼君又被臨時增加了一個訂單,而這正是佟卓堯的家。雖然很不情愿,可曼君還是不得不在老板的高壓下起身前往。而此刻,佟卓堯正在家里滿心歡喜的等待曼君,并一遍遍的排練著送禮物給曼君的場景。可他卻萬萬沒想到,曼君會失約,而此刻的她正在餐廳準備和戴靖杰見面。

不久后,戴靖杰才悄悄來到,一時間,曼君才恍然那天送自己去醫院的好心人是戴靖杰,而這樣的緣分顯然讓曼君有些欣喜。緊接著,戴靖杰還特地拿出了那副小漁村的拼圖送給曼君,并表明自己從小也在漁村長大,聽到這話后,曼君顯然更加高興起來,也越發覺得自己和戴靖杰有著難以言說的緣分。

等到第二天,氣惱不已的佟卓堯就直奔曼君的工作地點,并將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送給她。企料,曼君絲毫沒有將自己的心意放在眼里,反而誤會他是想用禮物打發自己。眼見曼君還未原諒自己,佟卓堯的心就越發沉重,并主動對曼君為那晚的事情道歉,可曼君的態度依舊一如往常,而佟卓堯也只能在留下禮物后就轉身離開了。

不久后,佟卓堯就來到了公司,并從中得知,馮伯文外購了不少低價鋼材,而這些材料很可能是要高價賣給自己的。不出所料的是,心急的馮伯文果然很快拿著合同再次找上門來,可佟卓堯卻依舊沒有要簽約的意思,反倒故意讓曼君前來送外賣。一時間,馮伯文的臉色顯然很不好,卻不想下一個瞬間,佟卓堯還在自己面前表明曼君是他的女友。聽到這話,馮伯文的臉色顯然更加不悅,并出言譏諷曼君,意指她慣會攀龍附鳳。眼見馮伯文這般勢力的嘴臉,曼君就忍不住心痛起來,并直接轉身離開。

下班后,失落的曼君就和被正銘撇下的多多借酒消愁起來,一副恨盡天下負心漢的樣子,并酒后失言的說起自己和佟卓堯睡在了一起。聽到這話的一瞬間,多多的酒就醒了一半,并八卦的問起曼君那晚的事情,企料曼君和佟卓堯非但什么都沒有發生國內老虎機娛十大平臺,還被誤認為了人間蒸發的前女友歐菲。

隨著夜色漸深,曼君的意識就更加不清醒起來,并在多多的鼓吹下徑直來到了佟卓堯的家里,還直接撲到在了他的懷里,甚至一遍遍的強調自己不是歐菲。看著醉酒的曼君這般醉酒的模樣,佟卓堯就忍不住笑起來,并問起曼君是否喜歡自己,可曼君還是一副嘴硬的模樣,并轉而質問佟卓堯為何要當著馮伯文的面說自己是他的女友。事實上,佟卓堯的確對曼君有小小的動心,而這一切他都隱藏的很好。等到曼君熟睡后,佟卓堯才打通季東的電話,并希望他可以給曼君在佟氏安排一個合適的職位,因為他不希望曼君再風餐露宿的送外賣了。

內容版權聲明:除非注明,否則皆為本站原創文章。

轉載注明出處:http://hnganglong.com/yingshi/4966.html